博客首页  |  [annahsu]首页 
博客分类  >  其它
annahsu  >  思空間
東方元素電影票房火爆 神韻成好萊塢新目標

22810

【大紀元2月23日訊】(大紀元記者李健新聞綜述)二零一零年初春,神韻在美國好萊塢影視藝術圈裏迅速傳開。消息靈通、感覺靈敏的藝術家和製片人,以各種 方式談論著一個話題,他們說話的語調中既有欣喜,也有詫異。神韻藝術團第五度蒞臨洛杉磯,在洛杉磯音樂中心多蘿西‧錢德勒劇院連演八天十場,給這個素有 「世界影藝之都」之稱的美西最大都市帶來了極大的震動。

《功夫熊貓》的製片專家們慕名觀賞

美 國好萊塢電影明星、著名製片人、攝影師等紛紛前來觀賞神韻,包括轟動國際的《功夫熊貓》的製片專家們也慕名來觀賞。這些年來,一些具有東方文化元素的好萊 塢影片《木蘭》、《駭客帝國》、《功夫熊貓》、包括最近席捲全球票房的史詩巨片《阿凡達》受到國際的好評。一些好萊塢製片和編劇等,正將目光轉向東方。神 韻在國際上迅速風靡,在好萊塢圈子中美名流傳,神韻已成為好萊塢關注的新目標。

「好萊塢教父」:神韻出類拔萃!

美 國娛樂界一言九鼎的人物、曾擔任世界頂尖影視公司派拉蒙和米高梅總裁、有「好萊塢教父」之稱的弗蘭克‧曼庫索(Frank Mancuso)看過二月十二日晚的演出後,以權威的口吻說:「演出非常精彩!我是指演出的所有方面。」他一連用三個「出類拔萃」(Quite exceptional!)來評價神韻晚會。

曾為詹姆斯‧卡麥隆導演的奧斯卡獎科幻片《深淵》制做外景的好萊塢製片人蒂姆‧格德伯格 (Tim Goldberg)讚嘆神韻晚會是「世界級的大手筆」(a world-class production, on a grand scale)。好萊塢真人秀製片人約翰‧米切(John Mitchell)讚嘆:「這是一部價值非凡的偉大作品(a great production with extraordinary value),她給洛杉磯人帶來了獨一無二的文化,是我們當今的文化所欠缺的東西,是美國人需要聽到的永恆的信息。」

從一九一一年十月第一 家電影公司在美國洛杉磯成立,好萊塢已經成為美國電影工業的代名詞。它挾美國的政治經濟強勢,稱雄世界藝術聖壇整整一個世紀,成為塑造當今世界價值觀和美 學趣味最重要的力量源泉。神韻藝術,竟然在這樣短的時間内征服了包括多位奧斯卡獎和艾美獎得主的演藝界名流,讓他們毫不吝惜地讚美感嘆。

好萊塢吸取東方元素的影片日益火爆 神韻的崛起適逢其時

二 月十四日是中國新年,神韻藝術團在洛杉磯進行最後一場演出。金碧輝煌、高貴典雅的多蘿西‧錢德勒劇院又一次爆滿。兩點整,隨著神韻藝術團樂團的一聲鑼響, 大幕拉開,燦爛的光芒瞬間灑滿舞臺,舞臺後方的巨幅天幕出現了天國世界的殊勝景象。第一個節目《先皇開盛世》追溯了中華文化的神傳源頭,給整台晚會的高遠 立意奠定了神聖的基調。

晚會以中國古典舞為主體,同時包括中國民族民間舞、聲樂和器樂獨奏。從《先皇開盛世》開始,至《佛法洪傳》結束,晚會的整體藝術構思大氣磅礡、渾然一體。二十幾個節目取材於浩瀚悠久的中華文化和多姿多采的各民族藝術。

《武 松打虎》、《劈山救母》等民間故事和神話傳說,看似信手拈來實則觸手成春,無不寓有深刻的內涵和深遠的啟示。《苗鄉秀》、《蒙族碟舞》等民族舞蹈,風格或 活潑或流暢,或婉約或豪放,加上色彩繽紛的服飾,給人美不勝收之感。大型高科技動態天幕配合節目內容,帶觀眾遊歷了江南的明山秀水,西北的黃土高坡;時而 小橋流水、柳綠桃紅;時而宮殿巍峨,雪山壯麗;一望無際的草原,碧藍澄澈的大海,兩個半小時內時空轉換,使觀眾塵慮皆無,俗想全消,身在人間,神遊天上, 驚喜讚嘆,醉而忘返。

好萊塢傾慕神韻,因為神韻給藝術家們提供了豐富的靈感。從上世紀九十年代以來,好萊塢藝術家就已經發現了東方文化和思想寶庫,並做了初步探索。

一九九八年美國好萊塢迪士尼動畫片《木蘭》(Mulan)取材於在中國家喻戶曉的花木蘭女扮男裝替父從軍的故事,由於加入了太多時代倒錯(anachronism)和插科打諢,被譏為中國文化大雜燴,也有論者抨擊其濫用中國歷史文化資源。

一九九九年,瓦科夫斯基兄弟執導的大片《駭客帝國》(Matrix)成功借用了中國功夫和禪宗思想,看過這部電影的觀眾一定記得主人翁尼奧和小男孩那段充滿機鋒的公案式對白(There is no spoon, etc.)。

二零零八年上映的動畫片《功夫熊貓》標誌著好萊塢學習中國文化的又一個階段。肥胖笨拙的熊貓從「無」中悟道(Nothing is the secret),成為頂尖武功高手,美國電影人對中國文化元素的嫺熟運用,使很多中國大陸藝術家既羨且妒。

席捲全球票房的史詩巨片《阿凡達》(Avatar)同樣從中國文化中汲取了很多靈感。只舉一個小小的例子,以黃山(一說張家界)為原型的哈里路亞山,高峻挺拔,綠意蔥蘢,雲遮霧繞,呈現在西方觀眾面前的是一種全新的山水美感類型。

好萊塢藝術家尋求更純正的中華文化的源頭活水,神韻的崛起適逢其時,立即吸引好萊塢的高度注意。

「疲憊的美國比任何時候都更需要神韻」

神 韻又是一台充盈著神性的晚會,神佛的慈悲在舞臺上得到了輝煌的展現。表現現代修煉人的舞蹈《擋不住神的路》和《震撼》以遭到迫害的修煉人被神佛護佑和接引 為結局,讓人潸然淚下而又感動莫名。這是一台充溢著正氣的晚會,善和正義在舞臺上得到了輝煌的展現。在現代藝術思潮中,「詩性正義」(poetic justice)被反諷(irony)取代,而反諷和冷嘲在神韻晚會中找不到它們的位置。

這是一台充滿著慈悲召喚的晚會,歌唱家們反覆叮 嚀:「萬古人間神安排,眾生多是天上來」,「踏入紅塵身是人,千載輪迴待主神」,「別忘來世為何事,千年輪迴有因由」。這是一台純善純美的晚會,舞姿、歌 喉、色彩、音符,無處不美,無處不是原創,無處不滲透著高雅的藝術趣味和純粹的精神力量。

曾與著名導演喬治‧盧卡斯和奧利弗‧斯通合作的資深美國電影製片人葛列格裡‧馬凱特(Gregory Marquette)讚嘆:「神韻演出如此豐富多彩,充滿了令人振奮的精神薰陶,包括心靈、精神、關愛方面,我覺得非常高貴、非常溫暖。」

前 格萊美獎古典音樂部主任奧米茄‧梅迪納(Omega Medina)說,疲憊的美國比任何時候都更需要神韻演出:「美國在受傷,美國非常失望,美國很疲憊。也許是因為我們的國家很棒,所以我們把一切都認為是 理所當然。我們對其他國家在資源上很慷慨,但是現在我認為我們在精神上也需要幫助,所以我希望(神韻)能復興美國。」

梅迪納女士表達的是一種更深沉的、對當代文明的憂思和反省。她從神韻裏看到了一種使人心覺醒、使文化復甦的力量,這種力量把她從疲憊和憂傷中振拔出來,對人類命運重新擁有了信心和希望。

西方智者和哲人曾把目光投向神秘古中國

如 果向更早回溯,我們就會發現,近代以來,不止一位西方智者和哲人把目光投向古老而神秘的東方。法國啟蒙時代的思想家伏爾泰(1694-1778)在《哲學 詞典》的「光榮」條文中寫道:「世界的歷史始於中國。」他對傳統中國人用理性和智慧治理國家的方式佩服得五體投地,斷言「人類智慧不能想出比中國政治還要 優良的政治組織」。他還讚美中國的法律:「在別的國家,法律用以治罪,而在中國,其作用更大,用以褒獎善行。」(《風俗論》)

德國偉大詩人 歌德(1749-1832)在漫長的一生中思考了廣闊的文化問題。一八二七年,他在同愛克曼談話時說道:「中國人在思想、行為和感情方面幾乎和我們一樣, 使我們很快就感到他們是我們的同類人,只是在他們那裏一切都比我們這裏更明朗,更純潔,也更合乎道德。在他們那裏,一切都是可以理解的,平易近人的,沒有 強烈的情慾和飛騰動盪的詩性……故事中穿插著無數典故,用起來很像格言,例如說有一個姑娘腳步輕盈,站在一朵花上,花也沒有損傷;又說有一個德才兼備的年 輕人三十歲就榮幸的和皇帝談話,又說有一對鍾情的男女在長期相識中很貞潔自持,有一次他們不得不在同一房間裏過夜,就談了一夜的話,誰也不惹誰。還有許多 典故都涉及道德和禮儀。正是這種在一切方面保持嚴格的節制,使得中國維持到千年之久,而且還會長存下去。」(《歌德談話錄》)

俄國文豪列夫‧托爾斯泰(1828–1910)晚年也對中國在保持人類仁愛和尊嚴方面寄予厚望。他曾經寫道:「我相信在我們這個時代,人類的生活要起一種重大的變化,我並且相信在這個變化中,中國將領導著東方民族扮演重要的角色。」

在 一九零六年發表的給辜鴻銘的公開覆信中,托爾斯泰又說:「只要中國人繼續像他們過去一樣,過著和平的、熱愛勞動的和從事農耕的生活,在行為上遵循他們的三 種宗教:儒教、道教、佛教的教義(三者是一致的,都是要擺脫一切人的權力: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克己、忍讓、愛——人及一切生靈),他們現在所遭受的一切 災難便會自行消亡,任何力量都不能戰勝他們。」

這位俄羅斯思想的巨人沒有想到,遊蕩在歐洲上空的共產主義幽靈,在他死後不久,就荼毒了他熱愛的祖國。幽靈一經得手,兇焰日張,很快入主中原,把五千年根深葉茂的中華文化,摧殘得花果飄零,萎頓不堪,命懸一線。

又是半個世紀過去,在自然環境惡化、人際關係緊張、物慾氾濫、社會危機一觸即發的今天,人類的卓識之士殫精竭慮,尋找解救社會人心的良藥。有些人再次把目光聚焦到東方,可是亂象橫生的中國,只能令人倍感失望。

神秘而美妙的古老中國正奇蹟般地復活在神韻舞臺上

中 華文化的精粹今天卻重生於神韻演出的舞台上。梅迪納女士說:「我來觀看神韻演出。我期待這是一個很好的演出,但沒想到是如此壯麗。我走出劇院時我感到自己 好像變成了一個更好的人,因為她不僅對我的理智,而且對我的心靈在說話。我想是因為她的精美,所以我對朋友說:在看過這樣一個壯麗的演出後,我變成了一個 更好的人。」她領悟到:「我能接觸到如此天才是神的賜福。」

古老的中國、真正的中國,馬可·波羅書中描述的神秘而美妙的中國正奇蹟般地復活 在神韻的舞臺上。神韻帶來的不僅是高超的藝術水準,卓越的文化構思,更是強大的道德價值,是伏爾泰、歌德、托爾斯泰所夢想不到的精神高度。伴隨著神韻三個 藝術團在全球五大洲上百個城市的巡迴演出,世界正前所未有地把目光聚集在神韻——這是真中國,中國的根在這裡!

這一次,世界注定不會失望。

文章來源:http://www.epochtimes.com/b5/10/2/23/n2825766.htm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